蔡强听到她这句话,倒是笑了出来道:“那哪儿能啊,哥这么英俊潇洒,勤于锻炼,哪能被一块小小的玻璃戳死。”

“得了吧,差那么两毫米就割到动脉了,到时候看你还嘴硬。”陶云苓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,过了一会儿又朝着他道:“你是不是傻啊,用得着这么拼命吗,就算我是你的雇主,是给你发工资的人,你也不用拿命来护我啊,不值得。”

“值得。”蔡强躺在床上,转过头来,眼睛直直地看着陶云苓。

陶云苓微微怔了一下,瞪了他一眼道:“值得什么??”

“你看我现在不是没死么,还拿命护住了你,那你是不是特别感动,一感动是不是就想着要给我涨工资??”蔡强嬉皮笑脸地朝着陶云苓问道。

“……”陶云苓听着他的话,扯了扯嘴角,懒得理他了。

病房里安静了片刻,蔡强看着坐在自己床边的陶云苓,她身上还穿着昨天晚上的睡衣,头发乱糟糟地蓬在脑袋上,平日里一双顾盼生辉的美眸,此刻看起来红通通的,就跟兔子一样,她露在外面的手臂、小腿上,有很多玻璃划伤的痕迹,那些或红或紫的伤痕在她白嫩的肌肤上,显得特别的触目惊心。

眼前的她明明看起来很狼狈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竟然觉得这样子的她,美极了。

半晌,蔡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:“行了,别纠结了,我这条命都是你给的,就算为了你,把这条命给豁出去了,也没什么的。”

陶云苓转过头来,皱起眉毛看着他问道:“什么意思,什么叫你这条命是我给的??我又不是你妈……”

“我就知道你不记得了……”蔡强听了她的话之后,忍不住扯着嘴角笑了笑。

“记得什么??”陶云苓一脸茫然地看着他。

“以前咱俩是一个高中的。”蔡强躺在枕头上,目光看向天花板,随口道。

“哈??”陶云苓扯了扯嘴角,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道:“真的假的,我怎么不记得我们年级有你这号人。”

“因为咱们不是一个年级的。”蔡强转过头来,看着陶云苓,迟疑了一下,然后继续道:“那个时候你高三,我才上高一,刚上高中的时候,我个子很矮,人也挺瘦的,再加上成绩不好,经常被班里的小混混欺负。有一次,不知道因为什么,班上那群小混混看我特别不爽,就把我拽到实验楼后面,一帮人把我围起来一边打我一边取笑我,那个时候,要不是你出现阻止了他们,不知道他们还要打我到什么时候。”

“有这回事??”陶云苓听着他的话,只觉得自己一脸迷茫。

“你当然不记得了。”蔡强笑了笑道:“但我一直都记得,那天天很蓝,你穿着校服裙子轰走了那些人,递给我一瓶水的样子,特别特别美。”

“呵。”陶云苓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但还是忍不住毒舌道:“想不到强哥以前竟然是个弱鸡啊。”

“后来听说你去拍戏了,公司又在招保镖,反正我成绩也不好,再加上高二的时候个子突然长高了很多,干脆就天天锻炼身体,然后去应聘了。”蔡强伸手,挠了挠自己的脑袋,“就这么着,在你身边,也好多年了。”

“……”陶云苓听他说完这句话以后,半天没有说话,末了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:“是啊,都快二十年了。”

“所以,我昨天晚上说的那些话,都是认真的。”蔡强说着说着,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道:“你要是想嫁人的话,我娶你。”

“你……”陶云苓看着他,只觉得心底深处某个如同冰山一样的角落,正在慢慢地融化,“你明明知道我这些年,为了上位……”

“那你后悔吗??”蔡强突然打断她的话问道。

陶云苓微微一怔,迟疑了片刻,摇摇头道:“不后悔……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,我还是会这样一路踩着那些男人过来。”

“对啊,有什么好后悔的呢,反正你还是你,而我就喜欢这样的你。”蔡强朝着她嘿嘿一笑道:“反正你也不用急着答应,等你什么时候想嫁了,我随时都可以娶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