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养了几天,夏以宁的身体终于大好,人也恢复了调皮的状态,想要出去玩。

被缠得没办法的冥修,最后只能这么说:“你再好好养几天,过几天,带你去打江山。”

“打江山?”夏以宁眨巴着大眼不解。

对此,冥修只是随意一笑,揉着她的脑袋,“过几天你就知道了。”

×

几天之后……

站在装饰着浪漫白色纱带的帝皇酒店门口。

夏以宁指了指自己身上这身白色露肩礼裙,还有冥修身上同样色彩的西服,“这就是你说的打江山?别告诉我,我们是来结婚的。”

“胡说八道,我们这那是来结婚的,明明是来看别人结婚的。”说完,冥修不由分说拉着夏以宁,在侍者的引领下,朝着帝皇走了进去。

进了帝皇大堂,夏以宁才恍然大悟,今天冥修要带她来干嘛的。

大堂正中央,正摆放着巨幅的婚纱照,上面表情幸福,保持着互相拥抱的姿势的,正是冥川和苏拉这两个人。

因为有了夏以宁让苏拉“流产”,苏拉十分顺利地,用自己的柔弱力挽狂澜,将冥川的心,硬是从夏以宁那边拉了回来,也终于和冥川踏进了她梦寐以求的婚姻殿堂。

“我忽然不想在这里了。我要回家。”

“怎么?你还在介意他们两个的事?”

夏以宁没想到冥修会忽然这么问,直接愣在了原地。

没想到,他们家老污龟吃起醋来的样子,还真可爱。

不过,为了缓解冥修的醋意,夏以宁还主动牵起了他的大手,“谁说我在意这种人的,我是为了我们的宝宝着想,不想他还没出世,就在肚子里被这种人恶心的好吗?”

原本正黑云压城的俊脸,瞬间春暖花开,自连带着声音也柔和了不少的冥修,这一次却没有听从夏以宁的,而是就着她牵着自己的小手,直接带着她走进去。

沿路,第一次看到冥修带着女伴出现的众位宾客,纷纷傻眼,连带着和冥修打招呼都忘了。

今天过来出席冥川和苏拉婚礼的人,大部分还是听到,担任冥氏家主现任冥氏总裁的那位会出席,大家为了巴结他才来的。

看到冥修身边那明艳娇媚的女孩,不少抱着过来和冥修结识的名媛淑女,心瞬间碎成了渣渣。

没想到,这个人真的向外界说的那样,不声不响地真的结婚了。

而且他身边那个女的,不就是前阵子一直站在风潮浪尖上的夏以宁吗?

特么的,老天爷真的很不公平。

夏以宁长得那么漂亮就算了,还有个老有钱的老爹,现在呢,又有了这个Z国第一高富帅做老公,为什么有些人的人生,就跟开了挂似的,嘤嘤嘤。

冥修带着夏以宁进入礼堂的瞬间,立刻引起冥皓一家的注意。

冥皓带着何娟朝着他们走了过来,先是和冥修热情地打了个招呼,“冥修,你能来,哥哥我真的很高兴啊。”

“你们邀请,我也很高兴。”难得的,今天的冥修,对他们的话还有回应。

而当何娟看到冥修身边站着的夏以宁时,脸突然拉得好长,“夏以宁,你怎么也来了,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这一次,我是绝不会像订婚那天那样,让你有机可乘的。”

听了何娟的话,冥皓也跟着附和:“夏以宁,赶紧的,给我麻溜地滚出去,苏拉孩子的事情,我们还没完呢。”

无辜的夏以宁,又一次被冥家人当成了眼中钉。

本来她就不想进来的,夏以宁巴不得赶紧走呢,可她还没有开始行动时,小手忽然传来一股温暖的力道。

转头看着牵着自己的男人,夏以宁满眼不解:“冥修……”

“冥修,你这是……”和夏以宁一样不解的,还有冥皓和何娟两人。

见冥修忽然牵了夏以宁的手,何娟还试图挑拨离间:“冥修,你知道这女的是什么人吗……”她可是破坏冥川苏拉感情的人!

“知道,我冥修的妻子,我当然知道她是什么人了,不然,难道是表嫂你比我清楚。”何娟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冥修截胡了。

空气忽然凝重起来。

冥皓和何娟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之后,“冥修,你……你不是开玩笑吧?”

“我像是开玩笑的人吗?”闻言,冥修大手忽然发力,一把将夏以宁的小蛮腰搂得紧紧的,“两年前的今天,我们正好领了证。”

不仅是冥皓何娟,就连夏以宁也才明白过来。

怪不得今天冥修一直要自己穿得跟新娘子一样,原来今天还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。

“两……两年……”

“不可能……这怎么可能呢?”

等等……

这中间,好像一直有什么被他们忽略了。

帝皇的员工,不受冥川控制,为夏以宁的小腰精撑腰,随后冥川就不明原因被降职。

苏拉和何娟在商场欺负买冰淇淋的夏以宁,何娟要打夏以宁自己摔倒导致刚买的手镯碎裂,她们不依不饶,最后却在派出所数了几天几夜的硬币。

还有夏以宁和帝皇娱乐解约时的零违约金,甚至是已经退出这一行的凰叔,专门复出为了夏以宁而忙活?

这么明显的提示,他们早该想到的不是吗?

“以宁,现在和你正是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表哥表嫂。”冥修完全不顾冥皓何娟两人那比死人还难看的脸色,“表哥表嫂,这是我的妻子夏以宁,很抱歉,直到现在才带她过来见你们。”

冥修的话虽是这么说的,但是脸上哪有丁点抱歉的表情。

“表哥表嫂。”

“哎,你好,表弟妹。”

原本以为会成为自己儿媳的人,忽然成了和自己同辈的人,冥皓一时间还有些无法接受。

“爸妈,快开始了,你们……咦,表叔您来了。”忙碌的冥川和冥修打完招呼之后,忽然看到他身边站着的夏以宁,“夏以宁,你怎么在这里,我不欢迎你,请你离开好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