冥火殿中。

绿衣少年和火色宫装女子对峙而立。

“我现在应该唤你泥婆大人,还是火耀冥王好呢?或是直接称呼你的名字大弟会显得亲近一些。”徐阳道。

“这有什么区别吗?”火耀冥王面无表情,反问。

“如果你是泥婆大人,我倒是要先感谢你之前的指点,让我成功收回了娘子木槿的魂魄。”徐阳说完,郑重拘礼。

“你不需要感谢我,我是拿了你的二十万灵石的,你我之间两不相欠。接下来互相砍杀的时候,也不必有所保留。毕竟你的命和我的命都只有一条。冥界十殿的规矩,胜者为王,败者亡魂。我只能告诉你,凡是闯入火冥殿的人,收尸都省了,因为会被我的火葬化为灰烬。”火耀冥王说完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。

“如果你是大弟,我们应该先叙叙旧。老火叔要是知道他当年收养的女婴如今成了不可一世的火耀冥王,应该会很欣慰。”徐阳道。

“不管我是小女娃还是火耀冥王,我永远都是老爹的孩子。”火耀冥王口中喃喃,抬眼望天,若有所思。当她低下头时,有泪珠顺着眼角偷偷跑出来。

“不过,”话一出口,徐阳先是犹豫了一下。

“不过什么?有话快说,就当是你的遗言了。”火耀冥王瞪了徐阳一眼。

“老火叔要是知道自己只是被利用的棋子,他又会怎么想呢?”徐阳问道。

“你给我闭嘴,老爹从来都不是棋子。”火耀冥王闻言,面露怒色。

“这也不能全部怪你,因为当时的你只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,任谁见了都不会将你丢弃。或许,你也只是一颗棋子。你有没有想过,谁才是那个一直隐藏在暗处,操控一切的阴谋家呢?”徐阳用言语试探道。

“这些都是命运使然。在命运之轮下,每个人都是命运的棋子。我不想和你继续讨论这个话题。”火耀冥王闻言先是一愣,然后朗声道。

“如果你是火耀冥王,你我之间非要争斗个你死我活吗?就不能另寻办法,摆脱命运之轮的枷锁吗?”徐阳再问道。

“徐阳,你站在火冥殿里,是挑战者,这是你的选择。我站在火冥殿里,是守护神殿荣誉的火耀冥王,这是我的选择。没错,接下来你我之间只有生死决斗。”

话音刚落,火耀冥王将右手中的巡夜魂灯向上一扬。魂灯陡然一亮,其内跳出一抹魂火。如火苗落在油锅里,周围的虚空瞬间腾起层层火浪。

随着火耀冥王左手掐动法诀。她的身前,窜动的火苗跃起老高,卷动着化作一只背生双翼的巨大猫脸鬼物。

“魂界——火鸮!”

“嗯?竟然是加持了冥火诀的魂界术式,那猫脸鬼物便是魂界的阵眼,是由火属性法则之力所凝炼而成。”

徐阳看到对方施展的魂界术式既陌生,又熟悉。不敢怠慢,连忙催动功体,冥火诀第九重施展而出。

他伸出右手食指,指尖吐出一根由法则之力化成的火线,迅速编织出一片火色羽毛。

然后指尖一弹,火色羽毛飞落在身前的魂域之中。

如有神之火羽召唤,火焰起舞。

“魂界——火鹏!”

魂域翻腾,火息飞卷,瞬间升级为魂界。

魂界之中,一柱赤色火焰冲天而起,而后化作一只火焰大鹏鸟护在徐阳身前。

火耀冥王的眸光一寒,心中暗忖:

“魂界本是天劫境修士才可施展的魂域衍变术式,而能在魂界中加持阵眼之灵的,只有掌握法则之力的虚仙境修士才可以做到。这徐阳上次和我分开时,才只是天劫境巅峰的水准。几日不见,他已然是虚仙境的修为,魂域之强丝毫不比我这个神延境强者弱。如果再让他如此成长下去,也许他真的能挑战永生山山巅的那位了。”

拼斗开始。

两条人影在各自魂界的加持下,冲撞在一起。那是火焰法则之力的碰撞,撕开的火息荡出十里不止,炸裂之音如火神对吼。

这时,火耀冥王身形向后飘出十丈,她将手中寻路魂灯向外一抛。

半空中,魂灯滴溜溜一转,变成一只几丈大小的火焰母鸡。

“火遁——火蛋送葬!”

火焰母鸡撅起屁股,喷出一串接着一串的火壳蛋,如雨点般落下。

数量众多的火壳蛋布满了大片空间,将徐阳的所在围住。

火壳蛋每一颗都有拳头大小,铭刻有火妖符文。蛋壳表面赤色玄光闪烁不停,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向着徐阳的位置“围攻”过去。

留给徐阳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。

徐阳的一双眼神迅速扫过每一颗火壳蛋。

“这火蛋之阵是由火焰法则加持的起爆术。蛋壳外面铭刻的火焰符文有两种。

一种是加强符文,让每一颗火蛋的威力都拥有万数起爆符的威力。另一种是追踪符文,让每一颗火蛋都能定向起爆。

更可怕的是,这几百数的火蛋根本就是一座大阵。而我,已经深陷阵中。若是中了其连续追踪的爆破,真的就是灰飞烟灭了。”

徐阳望着一天的火壳蛋,脑中瞬间勾勒出几种逃遁的路线,却发现最终都躲不过这些火蛋的围堵。

“既然不能躲开,那就只有主动出击了。”

徐阳背后展开一对火翼,身形飞腾而起,脚尖轻点一枚火壳蛋表面,一触便迅速跳跃离开。

轰!

被其踩到的火壳蛋应声炸裂。

借助炸裂气浪的推动,徐阳的身形瞬移般落在远处,脚尖准确踩在另外一枚火壳蛋上。

又是一声爆鸣。

炸裂,跳跃,再炸裂,再跳跃,如此循环。

很快,徐阳的动作便引动一天火海,他的本体深陷其中。

半晌后,火焰之潮退去,徐阳从散落的火息中大步走出,竟然是毫发无损。

对面的火耀冥王看到徐阳的样子,惊诧不已。

她一招手,半空中那只垂头萎靡的火焰母鸡重新变成一盏魂灯来在她的手中。

“徐阳,没想到你的火遁造诣如此之高,一下便看出我这火焰杀阵的弱点。你按照一定的顺序主动引爆这些火蛋,破坏了原本的阵法链接,使得爆破的威力相互抵消,根本伤不到你的本体。另外,你掌握的火焰法则不弱,远远超过了虚仙境修士的水准。”说到这里,火耀冥王忍不住鼓掌。

“没有十分的底气和手段,我怎么敢以火焰之术挑战你这位擅长控火的火耀冥王呢?”

徐阳言语轻松,内心却是暗自庆幸:

“此阵以冥火诀催动,我才能迅速看出其端倪。否则,我是万万做不到的。不过,这火耀冥王竟然和我同样修习的都是冥火诀,竟然还有如此巧合之事。”

火耀冥王长呼出一口气,然后道:

“徐阳,你让我越来越有兴趣了。我火耀冥王可以战败,但绝不能败在火焰术下。”

火耀冥王双臂平伸,身体高高飞起,悬在半空中。

“燃烧吧,火焰!”

火耀冥王的身体一下燃烧起来,然后一分为三。

左边的是一只火焰母鸡,右边的是一只火焰甲虫,中间的是一位身体结实,头顶扎着羊角辫,脸上有几点雀斑的小姑娘。

“火神术——三魂分身!”

徐阳见状,心口一闷,脱口而出:“大弟。”

“杀了这小子,赌上火神的荣誉。”火焰母鸡口吐人言道。

“渺小的人类,挑战火神的下场就是被焚成灰烬。”火焰甲虫口吐人言。

“嘿嘿,大家一起上,把这徐阳小哥给我干折叠喽。”大弟用手一指对面的徐阳。

下一刻,他们三个一扑而上。

火焰母鸡用爪子挠,火焰甲虫用嘴咬,大弟用拳头砸。

徐阳以一双拳头应对,开始还是势均力敌。时间一长,却发现不妙。

“这三个家伙的火焰攻击伤害竟然是可以叠加的,每一次叠加的不多,但叠加的次数一多,威力就成几倍增长。”

当对方的第二十五连击落在徐阳的肩头,他再也抵抗不住,功体瞬间破防。

砰的一下,徐阳右肩头被砸中。他的身体倒飞百丈,单膝跪在地上。

“看来二十五连击就是这小子的防御上限了。”火焰母鸡道。

“我们的无限火息之术,是火神独有的天赋。除了永生山山巅的那位,没有人可以战胜联手的我们。”火焰甲虫得意道。

“徐阳小哥,认输吧。也许我会给你留个全尸。”大弟道。

徐阳取出土灵珠,以土灵珠摩擦受伤的肩头,伤口的火洞很快愈合。

徐阳收了土灵珠,已然浑身是汗。

“还好伤的只是肩头,若是要害部位,恐怕土灵珠也派不上用场了。”

徐阳站直身体,朗声道:“你们的火息叠加之术固然厉害,但却有一个弱点。那就是攻击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连续打击在同一个人的身上。”

说完,徐阳双手十指交叉,左上右下,成天地和抱之状。

“十极变——赤火分身!”

下一瞬,徐阳体内的赤火玄门猛然敞开,火焰之力充斥全身。

他整个人燃烧起来。

嗖嗖嗖,嗖嗖。接连十具火焰分身跳出。

“反攻开始。”十具火焰分身齐声大喊。

紧接着,十具火焰分身出击,将对方的三个团团围住。

局势一下扭转。

“不好,这家伙一下变出了十个分身,本体就在其中。现在我们三个反而处于数量的劣势。”火焰母鸡的脑袋挨了几拳,身体摇晃道。

“这十个分身的魂力竟然没有多少衰减,几乎达到他本体八成的水准。”火焰甲虫被掀了个跟头,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这样一来,我们的火息叠加之术就不能同时作用在一个身体上,威力大减。此消彼长,我们要失败了。”火焰母鸡失望道。

“没有失败,也不能失败。这徐阳小哥的分身术固然高明,但却会十倍速度消耗自身的魂力。我们只需要使出最后的底牌,便可凭借魂力的优势战胜他。”大弟不服输道。

三个家伙背靠背站在一处,徐阳的十个分身将他们围在中间。

“燃烧吧,火焰!”三个家伙齐声道。

轰!

三个家伙的本体燃烧起来,迅速膨胀成一个大火球,一下将徐阳的十具分身包裹其中。

“火神术——命元火牢!”

“不好!”徐阳大惊,“这家伙是在燃烧命元,以命元之火对我进行炼化,这是搏命的禁术。”

大火球的中心处,徐阳的十具分身被迫重新合为一体。

大火球表面,火焰母鸡,火焰甲虫和大弟的影子来回游动,它们燃烧着,疯狂着。

“他变回一个本体了。”火焰母鸡道。

“我们的机会来了,炼化这小子,夺了他的火焰法则。”火焰甲虫道。

“押上全部。”大弟喊道。

三个家伙的火焰身躯重新合体成火耀冥王。

此刻,火耀冥王和徐阳四掌相对,火耀冥王的十根手指锁住徐阳的十根手指。

“火神术——涅槃九变!”

“涅槃一变,虚化脱胎转培元......涅槃二变......”

听到熟悉的口诀响起,徐阳的一颗脑壳嗡嗡的。好在其及时开通海豚分脑术,才没有立刻意识崩溃。

徐阳只感觉自己体内的火焰法则之力正在被抽出,并通过双方连接的手掌被吸收进对方的体内。

更可怕的是,随着火焰法则之力的流失,命元也在流失。

徐阳的面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。

“阿朱,借我你的天赋一用。”危急时刻,徐阳神识传音。

“好的,徐小仙,我在,阿朱已经准备好了。”阿朱的声音回应。

“火遁——倒逆涅槃九变!”

噗地一下,徐阳的体表燃起黑色的火焰。

在黑色火焰的对抗下,徐阳体内的火焰法则之力和命元流失的速度明显放缓。

“涅槃七变,天劫羽化为虚仙;涅槃八变,虚仙法则是神延。”火耀冥王将火神术提高至第八重。

徐阳再也抵抗不住,他浑身颤抖,感觉身体被掏空。

“徐阳,你是第一个将我逼出如此极限的对手,准备接受最后的火葬吧,”火耀冥王同样浑身颤抖,大喊,“涅槃九变......”

忽然,火耀冥王的口诀戛然而止,涅槃九变之术随之退去。

火耀冥王从指尖开始,迅速石化,很快变成了一具石头人。

徐阳流失的法则实力全然返回,流失的命元也随之回归。

他双手撑住膝盖大口呼吸,这一次,又在死亡边缘走了一遭。

啪嗒。

一个东西从火耀冥王石化的身体上掉了下来,那是一根普通的竹节烟袋锅。

徐阳捡起烟袋锅,看清上面刻着的一个火字。

“这是老火叔生前用过的烟袋锅,”徐阳抬头看向对面的石头人,“你到底是火耀冥王还是大弟?”

烟袋锅灵光闪动,变成一颗火灵珠,被徐阳捧在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