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而,随着战略层面的改变,新的问题又出现了。

达成共识是一回事儿,实际操作又是另一回事儿。利益分配,永远是困扰人类的政治难题。

由常规部队消耗敌军母舰能量这点是没错的,但由谁去消耗,先后次序是什么,这才是最关键的。

面对如此强大,战力恐怖的对手,冲在前面的肯定是炮灰,虽然后面大概率也是炮灰,但谁都想笑到最后,而不是一开始就被踢出局。

手中的军队,才是谈判桌上的筹码。换句话来说,筹码都没了,还谈什么?

上层一通讨论下来,方向是定了,但各国军队却更加沉默了。所有军队都停滞不前,甚至有的已经开挖战壕,一副敌不动我不动的姿态。

俗话说,时间就是生命,更何况是面对异种文明的入侵。一个不留神,或许对人类就是灭顶之灾。

面对各国军队原地观望的局面,拉姆斯登四处奔走呼吁,效果却微乎其微。没有哪个国家愿意做炮灰,替他人做垫脚石。

再者,各个国家,各有各的理由,各有各的难处,无法一言蔽之。

就拿东大陆和西大陆的联军来说,一开始积极的应战,是因为不知道对手实力,以为只是个小角色,打着为全人类而战的旗号,跑去抢功劳的。

结果不等他们过去,敌人就先冲出来了,杀得东西大陆两大联军人仰马翻,溃不成军。

目前两大联军,兵力已经损伤过半,需要原地修整,也合乎情理。

另外就是红土大陆上的三大势力,沙国刚刚经历大败,几百万的沙漠大军所剩无几。

目前相对战力比较完整的,只有青国和红国,但是红国从南北分裂开始,就一直在打仗,从内战打到国战,兵力损耗极大。

还有就是,青国虽然战力完整,却是离战场最远的,中间还隔着红国的南方军团,不可能直接进攻机械文明的基地。

事态紧急,不能一直拖下去,否则只会让机械文明积累更多的能量,生产出更多的战斗单位。

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拉姆斯登再次发起全球高层会议,将各国首脑聚集在同一个通讯频道。

而这次会议的主题,就是选出一位统领全世界军队的超级指挥官——全球军事总指挥。

一旦选出该统帅,全球军队就必须无条件服从对方的调度指挥,否则将视为违反人类公约。拉姆斯登的提议,得到了全球高层的一致赞同。毕竟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,异族机械文明只会越来越强大。在威胁到整个人类世界的生存危机面前,政客们非

常难得地目标一致。

但全球军事总指挥的人选,却是另外一个巨大的难题。

“由于事态紧急,我就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了。”

拉姆斯登发言,频道内立即安静了下来。

“红国丞相,破军之矢,陈兴。”

当拉姆斯登说出陈兴的名字的时候,整个频道都炸锅了。

反对、质疑的声音此起彼伏,各国元首都感到难以理解,怎么能让一个底层佣兵出身的无耻恶棍当这个全球总指挥。

不说全球的元首,就连陈兴本人都被震惊到了,私下跟拉姆斯登沟通。

“师父,师父大人,你都没有跟我商量过,怎么就把我摆上去了?”

“我刚跟沙国打完仗,又绑架了青国公主,东西大陆联军都是来反对我的,无论如何,我都不合适做这个位置。”

拉姆斯登口气坚决地回复:“除了你,没有第二个合适人选。”

“你要是想做第二任委员长,就必须接下这个重任。”

“从全球军事总指挥到委员长,只有一步之遥。”

陈兴瞬间沉默了下来,确实如拉姆斯登所说,想做人类生存委员会的委员长,就必须有足够的威望,而这个全球军事总指挥,无疑是积累威望最快的途径。

但这也是一把双刃剑,做好了名声积累快,做坏了万劫不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