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风听到南宫济昰的话,脸色再变,老家伙靠着自己来冲击先天之上,失败了么?

难道,足够的灵气,也不能冲击新的境界?还欠缺什么?

萧风心中念头急转,同时右手贴在老家伙的后背,一股股天地间的能量,以他为导体导入,然后洗涤老家伙受损的经脉以及丹田……这种事情,不是他第一次做了,所以还算娴熟!

随着萧风的动作,荆老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,周围的灵气,再次涌入他的身体。

南宫济昰的手,一直搭在荆老的脉搏上,观察着他身体的变化。

旁边,蛟蛇昂着大脑袋,三角眼一直盯着荆老,它也察觉到了异常,时不时吐吐信子。

荆老神情有些痛苦,他体内经脉在不断修复与断裂中重复,那种疼痛远非一般人可以忍受!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萧风努力控制着天地间的能量,紧皱着眉头。

“阿风,我建议现在马上停下来,虽然他遭受了痛苦,但有你在,恢复不难……”南宫济昰给出了提议。

“不……继续……”忽然,闭着眼睛的荆老,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。

“老家伙,真的要继续么?”

“继续!”

萧风深吸一口气,他心法运转更快了,以他为中心,形成了一个更大的漩涡,随后他把自己的内力,开始输入进老家伙体内!

天地间的能量和灵气,需要炼化,非源石里那种最精纯的能量!

所以,萧风琢磨着,直接输入自己的内力,是不是会好一些?不同的内力转化,要比吸收灵气更容易一些!

荆老身躯一颤,他能感觉到,丹田内有了变化,一丝丝气体在化成液体……以前,他丹田里就有液体,但是很少很少,不过这已经非常惊人了,因为气态化液,是先天之上的标志,而他在先天境界,就已经迈出了这一步!

荆老脸色一喜,再次加快了心法的运转,尽量让多的气态化液。

“丹田伤已经恢复了,一切都在好转!”南宫济昰脸上也露出喜色。

“嗯。”萧风点头,加快了输入内力。

荆老的脸色越来越红润,丹田内的液体在不断增多……

就在他感觉,他一只脚迈过那个门槛时,忽然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自心中浮起,这是一种危机!

这种危机来自何处,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!

忽然,他脑海中‘轰隆’一声,整个世界陡然一黑,一道寒芒犹如划过天际的流星,闪烁而过!

当啷!

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,流星坠落。

“荆莫闲,今天,不是你死,就是我死!”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。

“师出同门,何必呢?”薄如蝉翼的七星剑,闪烁着寒芒,但荆莫闲眼中,却满是复杂之色。

“杀!”男人提着剑,冲了上来,凌厉的剑气,笼罩住了荆莫闲。

“够了!”荆莫闲躲过凌厉的一剑,周身气息也变得冰冷起来:“我一直都没问你,是谁告诉你,我在这闭关的?“

男人根本不说话,剑芒不断,荆莫闲纵身跃起:“是师父,是么?”

当啷。

两把剑,再次碰撞在一起,迸发出一串星光。

“好,今天,就陪你战一场!”荆莫闲长啸一声,终于不再被动防御,开始主动攻击!

七星剑,剑绽七星,杀气无边!

两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纠缠在一起,两把剑碰撞的声音,不断传出。

裁决之剑!

噗。

一声闷响传出,男人倒飞而出,他胸口绽放出血光,而荆莫闲并没有乘胜追击,而是冷冷看着。

“师弟,你输了。”荆莫闲淡淡地说道。

砰。

男人倒在了地上,他咬着牙,用剑拄着地,缓缓站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