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一章流光飞羽

雨都灵气,尽在一个雨字,夜不知何时飘起了细雨。

雨中,阁楼飞檐上,一袭锦衣,一张国字脸,不怒自威,伫立雨幕,细雨仿佛识人一般,飘至此人周身三尺附近,便又摇摇远去。

倏,一道破空声,一条人影在灯火雨夜中仿佛一道黑矢,落向阁楼。“禀都统,白羽和轻雨客栈掌柜温柔两人已向流光飞羽靠近,是否阻止”急速飞驰的黑影,瞬间稳稳落在锦衣人身侧,躬身道,这一动一静之间,身手已不下江湖

一流高手水准。“无妨,轻雨客栈入驻雨都多年,此时正好掂量掂量,神偷鬼道,让兄弟们加强留意轻雨客栈”锦衣人声音平静道,目光不变,穿过雨幕,静静落在一座阁楼。此

人,正是雨都都统禹枫。如归客栈,如是来即如是归。客房内,灯火很静,静得如入夜无声的雨,灯下,人如玉,秀目紧闭,蛾眉微蹙,苍白的脸,依然透着英气和无与伦比的美。榻旁

,一名灰衣老尼闭目参禅,念珠在指间轮回,将小楼外的风雨阻隔成另外一个世界。

城主府,听雨亭,三人,管贤,洪九,北冥鹤。

“北冥老弟,天地异象,江湖暗涌,如今风云榜出,群雄集聚雨都,赤松子和诸葛破天几人来意恐怕并不简单啊”管贤满头白发中几缕返青发丝,尤为显眼。“大哥所言不错,赤松子不问世事二十余年,风云榜虽然轰动,但对于他和你我早无意义,你我若非风云令,自然也不会前来。”白发凌乱,衣着有些褴褛的洪九

说道,略一停顿,略带疑惑道“只是方才大殿之上,几人神态有些异常,言谈闪烁,未尽其实,可几人不是名门也算正道人士,想来不至于包藏祸心”。“两位前辈所言极是,据雨都密卫禀报,这次风云盛会,许多十数年未曾问世于江湖的名宿老怪,纷纷现身雨都,更为奇怪的是,一名手握慈航斋信物——南海

琉璃剑的老尼前些日到了雨都,只是不知为何,以慈航斋与北冥家的交情,老弟我亲自拜会也被拒之门外”北冥鹤看着雨幕,有些疑惑的开口道。

“哈哈哈,北冥老弟,你也是年逾古稀之人,何必如此羁于世俗,前辈长前辈短的,不嫌弃两个鲐背之年的老不死,就喊声老哥哥”满脸红光的管贤大笑道。“百年来,江湖五侠造福武林,诛邪扬正,人人敬仰,北冥资浅,哪敢嫌弃,承蒙前辈抬爱,不敢有违,那小弟便沾光,喊一声老哥”北冥鹤素来知道“江湖五侠”

豪爽耿直,嫉恶如仇,也不在谦逊。“虚名而已,我们兄弟五人已过鲐背,年近期颐,早已看淡,北冥老弟着相了”管贤顿了顿,继续说道“南海琉璃剑是慈航斋斋主信物,剑不离身,想来此人便是

南海神尼,出家人喜欢清静,倒也正常”。“不错,所以小弟得知消息,便前去拜会,却不想未曾见到神尼慈面,神尼当时隔窗言道:大世将至,江湖已乱,北冥家速谋或可解不日之灾。神尼之言,终日惶

惑,却不得其解,不知两位老哥可有良策”北冥鹤双手负背,眉头微锁,轻轻来回踱步起来。“不日可远可近,南海神尼位列当今武林十三圣,一身修为早入绝世之列,加之出家人数十年的静修,早已是心若冰清,天塌不惊之境,闭门不出,连一尽地主之

谊的老弟也谢绝相见,言道大世将至,能让她如此动容,看来是从数日前天地异象中窥出天机,也许就和雨都或风云榜有关”管贤轻轻捋了捋白须说道。“五大传承圣地之一,万年大派的碧落宫悄无声息覆灭,真叫人难以置信,此次魔教的复出,比数千年来任何一次都要更加强盛,想数万年来,正邪相斗,难分难解,五大圣地也曾式微,但何尝有过门派覆灭之危。如今江湖正道门派林立,各为其主,恐怕很难与天魔教抗衡,也许他们打的正是那个地方的注意”洪九双目炯

炯,枣红的面庞衬着一头白发,更见精神。“洪老哥指的那个地方大方,难道是神遗之地”北冥鹤惊诧中带着深深地难以置信,“不可能,虽然那个地方的超脱境高手在正常情况下无法从神遗通道过来,但

如果威胁到那里,花些代价还是可以让超脱境高手降临的”。“嗯,这正是我所担心的,天魔教强势复出,有悄无声息灭掉碧落宫的实力,那么,神遗之地对他们的威胁远远高于五大传承圣地,他们真正的敌人就是神遗之地

”洪九起身看着窗外的细雨,喃喃道。“不错,只要摧毁了神遗通道,那么超脱境强者便无法降临,阻止天魔教一统神遗。天魔余孽,仍旧无法忘记那缥缈的传说,血祭苍穹,涂炭生灵,开启界印,以

证长生”管贤也站起身来走向窗前道。“如两位老哥猜测,神尼所言,作为通往神遗之地的界点,雨都的确成这场风波浩劫的中点,也可能是源头,看来无论付出多大代价,都要阻止天魔余孽破坏界点

”北冥鹤若有所思,一边踱步思忖一边道。说完,背负双手轻轻拍了三下手掌,只见一条黑影出现房中,躬身道“城主有何吩咐”。

……

“千弓禁地,来人止步,未经许可,不可擅闯,否则后果自负”一道雄浑声音自崖涧传来。“哈哈哈,若想前往神遗之地,必须闯过流光飞雨千弓阵,今天本羽神就带着妹子就走上两步,领略一番雨都奇景与温柔”白羽邪魅的声音中,一道白光转眼即至

“非也,是本掌柜溜溜压栈伙计,不用太客气”温轻雨声音不急不缓,让人目所不及的速度,于她而言仿佛不过闲庭信步,所谓禁地,就如自家后花园一般。

绝壁如境,偶有飞瀑长泻而下,水气氤氲间,相隔数丈便有一根石柱,约莫一人落足犹恐不足。

“两位无视警告,好自为之”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,语毕,在于动静,只有飞瀑轰鸣激荡声充斥崖际。“温柔美人,担心了,羽神去也”话音落下,一道白光射向崖中。只是,白羽身影刚动,犹如感应一般,无数箭矢锁定白羽身形。来自高手的直觉,白羽暗惊:飞

鸟不渡,猿猴难攀,果然有些门道。

“哈哈哈,替我保护好你端茶送水的手脚先”温轻雨也不落后,白羽身形刚动,便已追了上去。

倏倏倏……,箭矢如雨,仿佛长了眼睛一般扑向两人,箭未至,劲风已透,不难判断,每只箭羽的力道不下千斤,相当于江湖顶尖高手的一击。

白羽不禁心中感叹:刚入禁地,便有数十支箭羽,相当于数十个顶尖高手出手,这等实力,若能搬离此地,恐怕横扫天下也未尝不可。不过,此时似乎不是他分神之时,箭羽速度极快,不过两人更快,几乎在箭羽出现身后瞬间消失身形,只见携带千斤巨力的箭矢在岩石上爆开巨大的火花,接着

便又奇迹般转向,以更快速度射向刚刚现身的两人,这还不止,新一轮的箭矢已然后发而先至。真不愧上古遗阵,虽然威力万不存一,可仍然惊世骇俗。千弓万箭,流光飞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