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石青再次回到长青酒店,发现景暮崇还在睡,而且完全没有醒来过的痕迹,不禁拧眉,平常她没见他睡这么久啊。

“老公?”她坐到床边推他,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,“老公?”她又叫了声。

景暮崇还是一动不动,这让石青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“景暮崇?”她疑惑地低唤了声,最后,伸出一手放至他鼻下,眉心一紧,“景暮崇!”他居然在不告诉她的情况下离开!

景暮崇!

景暮崇!

景暮崇……

石青己经乱了心神,拼命地想着他会去哪里,去干什么,却一点头绪也没有。

“石青。”

石青转身,发现是婳媚,立刻走了过去,“婳媚?你怎么来了?是不是跟鬼魅有关?”

婳媚看了眼床上的景暮崇,点了点头。

“他去哪里了?”石青提着颗心紧张地问。

婳媚心情有些沉重,“大哥他去了极幻大地。”

什么?!

石青震惊不己,脑子一下子转不过来。

极幻大地?

极幻大地……

极幻大地?

“大嫂,你没事吧、”婳媚担心地问她。

大嫂?

石青又呆了,她什么时候成她大嫂了?

石青开始回想,对喔,刚才她还说了大哥……对,鬼魅是她大哥,她是白牧云的老婆。

“没事,我没事。”她摆摆手,脑子有些不清楚的感觉。

“大嫂,你……”

“婳媚,你还是叫我石青吧,这样比较习惯。”事实上,被只鬼叫大嫂,感觉够奇怪的,虽然她老公也是鬼,但她己经习惯了他。

“青青,你一直都知道他是我大哥,是不是?”婳媚问她。

“也没有,就两年前知道的吧。”她想了下说。

“两年!”婳媚微讶,“那你怎么都不跟我说?”这两年也不知道她人跑哪里去了。

“这两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”石青随意道,“婳媚,能不能带我去极幻大地?”

“不能。”婳媚想都没想就说。

石青有点不高兴,但又很想去。

“我打不开那个通道,只有大哥可以,所以,你如果想去,得另外想办法。”婳媚说,“而且,大哥不会愿意让你去,如果愿意的话他就不会偷偷去了,他是不想你有事吧。”

“那我就想他有事么?他不是说那里危险么。”石青生气了。

“青青,你生气也没用,大哥又不在这里。”婳媚耸耸肩。“我还有件事要问你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女儿……”

“我没见到她,我想应该太晚了,所以睡觉了。”石青道。

“可是石玲说一一”婳媚的担忧话被打断。

“你说石玲?”石青微拧眉说,“你看到她了?”

“嗯,她进到鬼域了,也不知道是怎么办到的。”婳媚说。

石青闻言微瞠大眼,心里的震惊想必不小。

“你还是小心点,她可能会找上你。”婳媚想起她到鬼域威胁她时候说过的话,“她到鬼域是专门捉你儿子的。”

石青闭了闭眼,脑子里快速回想着,这个她似乎是知道的,但她也不确定,毕竟石玲并没有捉到过团团,而现在团团也不在鬼域了,想捉他也是不可能的了。

“我儿子又不在鬼域,随便她。”她冷哼。

“可你还在啊。”婳媚道,“她还威胁我说要对我女儿不利,所以我想要你明天再去看看,亲眼看到我女儿为止。”婳媚说。

石青看着她,不知道要不要跟她说,石家阅就是白牧云,只不过他好像不再随意进出阴间了,虽然她不明白是为什么,但她觉得这样挺好,这样他就不能再对牧存不利了。

说不定,他会这样,也是因为牧存。

“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,牧存的爸爸要抚养扬扬,我不想给他,现在我想要牧存回来帮我要回来。”石青说。

“啊?”婳媚闻言傻眼了,爸爸他……

婳媚前思后想还是想了许多个可能性,最大可能的那个,就是白家没有继承人,所以爸爸才会这么做的吧。

“如果你不认为我是在帮他的话,可以听我说两句吗?”她问石青。

石青定定看着她,“你说。”

“我觉得,把扬扬给白家抚养不失为个好去处。”婳媚道,“扬扬本来就不是你亲生的,当然,你对他是有感情的,但白家现在缺个继承人,你帮了大哥的爸爸,也就是帮了大哥。我并不认为大哥是真的恨爸爸,也许他心里还有别的想法。而且把扬扬放在白家,跟我女儿也有伴啊,是吧?”顿了下又道,“等他长大了,他有选择权,要不要留在白家,还是回景家,都由他决定,他姓什么也由他决定,相信他有爸爸的培养,长大后他会是个出色的男人,就像大哥一样出色。”

石青听着她的话,慢慢地坐到床沿上,低头看向景暮崇。

“可是,方美怜把他托负给了我,我一点责任都没尽到……”她低低地说,眼睛有些湿。

婳媚叹口气,“如果能更好地培养他,我想方美怜也会很高兴,毕竟儿子有出息,做母亲的是最高兴的。”

石青想了想,觉得她说得也没错,只是她不愿放手罢了。

“明天我再去白家。”她最后决定。

“你能想通最好。”婳媚说。如果以后她还要跟大哥在一起,是不可能可以跟扬扬一起生活的。

“你女儿叫什么名字?”石青问她。

“我女儿叫佳仪。”婳媚说。

石青这次是一个人来白家,守门的大伯一见她就放她进去了。

白震霆由于去公司了,并不在家,而白夫人正在客厅里陪扬扬。

“妈妈?”扬扬眼尖,一眼就看到了她,扔下了手中的玩具就跑向石青。

石青蹲下身体,张开双臂拥抱住小小的他。

“妈妈,我以为你不会来接我呢。”扬扬嘟着小嘴儿说。

“石青不答反道,“喜欢这里吗?”

扬扬歪着头想了下,“还行吧。”

“青青,你来了。”白夫人站起来走向他们,温和地笑着说,“扬扬玩得很开心,没有吵着要找你。”

石青一听就知道她这话的意思,只是微微笑了下,“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。”

“哪儿的话,以后扬扬要在这里生活,就是一家人了,哪来的打不打扰。”白夫人笑着说。以前她从来不知道孩子有这么可爱,如果知道她不会将牧存牧云这两个孩子送出国,现在后悔,也晚了,他们己经不在,她再后悔,也换不回当初的时光。

石青抱起扬扬跟着在沙发坐下。

“你想好了么?”白夫人问她,眼睛却是看着扬扬,“他很聪明,加以培养,将来会是个很出色的领导者。”

石青听了,牵了牵嘴角,“白老夫人,我舍不得扬扬。”

扬扬是个敏感的孩子,一听她这么说,立刻感觉到是不是妈妈又不要他了。

“妈妈,你不要扔下我一个人又走了。”他抬头看着她说。

石青摸了摸他小脑袋,“扬扬想多了。”

“有时间你可以过来,我们是他的爷爷奶奶,你是她妈妈,没有什么见外的。”白夫人说。

石青将一直站在一边的保姆叫过来,把扬扬抱去后花园玩。

等看不到扬扬了,她才看向白夫人。

“白夫人,您们答应我,一定要将扬扬好好栽培,不然我会不安心。”

白夫人听了笑容加大,“这个你放心,目前景家就他这么一个男孙,白家也同样是,长大了他可是人接管两个集团的,不优秀,怎么管理?所以这个你放心,而且,他资质不差,接受能力强,学起东西来应该不会太吃力。”

石青点点头,“但我希望扬扬在入小学前,能自由自在的玩,不然以后就没那么多机会了。”凡是豪门子弟,都要经过一系列的培养与学习,才能成为合格的接班人,这个过程可是很辛苦的。

“我答应你。”白夫人说,但她并没有跟石青,过不久,他们会带着扬扬移居外海外。

“他有个一直都念着的小妹妹,就在景家隔壁,可以经常带他回去看看那个小妹妹吗?”石青问。

“只要他想去,我会亲自带他去。”白夫人再次答应。

“谢谢。”石青笑着点头,“希望他以后不会真的是想要小妹妹做他的新娘,孩子的话好像不能当真。”

白夫人笑言,“这个我们大人可不能断言,有时候缘份是个很奇妙的东西,说成真就成真。而且,说不定,那就是他的新娘。”

石青听了笑着低下头。

是啊,缘份是个奇妙的东西,就像她跟牧存,他那么执着于她,所以他们才会在一起。等处理好扬扬这件事,她一定要找到去极幻大地的方法,她一定要找到他,就算不能跟团团见面,她也不能见到他。

他是她最爱的男人,是陪她走到最后的男人,她只要他安好。

“白夫人,我把扬扬……正式托付给你们了。”石青站起身,朝他微弯腰感谢。

这感谢,她替自己,不是方美怜,她却负了方美怜的重托。

但是,扬扬这样也算是回到了自己的家,不是么。

虽然,扬扬可能会恨她。

但无妨,就这样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