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这么一个微微牵嘴角的动作,所有人都回头看石青,瞬间石青成了全班焦点,而她这个焦点,白牧存觉得很满意。

白牧存故作不认识石青,拿起讲台上的姓名表,顺着所有人的目光看过去,对着姓名表上的座位号说,“石青是吧?以后请你做本班的班代吧,希望我们合作愉快。”

他话一说完,石青立刻站起来说,“老师,对不起,我不喜欢做班代,可以找别的同学吗?”

“不可以。”他暗暗挑眉,实在是没想到她居然拒绝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喜欢做班代?”

“没时间。”她只喜欢安静地画画,而且她还有别的课,当然,没事的时候她会跑到咖啡馆泡一个下午,享受娴静的时光。

“就是因为你没时间,所以我才让你做班代。”他接手的时候特意了解了她的情况,她的画画得确实不错,画风也是他喜欢的类型。

石青无语,看他的人就知道拒绝没用,索性默默坐回位置上。

“既然没问题了,我们来上课吧。”白牧存的目光像是扫过所有的同学,其实只为了看她此刻什么表情,果然很阴郁。

下了课,石青脚下踢着颗小石子,走一下停一下地踢着。

“我看到只调皮可爱的小猫咪。”

听到声音的石青抬头,映入眼帘的是笑盈盈地望着她,手里还拿着教科书的白牧存,顿时不悦,头一扭,转一个方向走人,摆明了不待见他。

白牧存哪里会这么轻易让她跑掉,快步走过去与她并肩前行,“听说你代表学校去参加国际油画比赛,我可以给你指点一下。”

他的话令石青转头看他,本来拒人于千里的气息,一下子委缩许多,语气满是怀疑,“你有时间?”他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单纯的老师而己,生意人的气息比较重。

他不禁笑了,“只要你乐意,我当然有时间。”看来这小丫头挺敏锐,要是经商,是块不错的料子。

石青想了下,“好啊。你什么时候有时间?”有些地方她确实不知道怎么下手,正苦恼呢。

“你应该说你一般什么时候有时间。”他失笑,一掌忍不住轻轻揉了她秀发一下。

“我除了上课,吃饭睡觉之类的时间除外,都有时间。”她耸耸肩。

白牧存算是听出了她的言外之间,她的意思是在说他的时间肯定没有她多,没关系,她有多少时间,他就有多少时间陪她。

“手机可以给我一下吗?”他问她。

石青知道肯定是要联系确定时间的,于是很干脆地将一支女式手机递给他,并解开锁。

白牧存拿到手上,一眼就看到了屏幕上她与一个老人,还有一个女孩子的合影,但他还是最喜欢她的笑容,很甜,可以感染到他的心情。

嗯,什么时候,要张她的相片。

将手机号码输入后,摁拨打,他手机响了,然后将他的号码替她存好,将手机还给她。

石青收回手机,“那你现在可以给我指一下么?晚上我再好好琢磨。”

“你的画带了吗?”他问,看了眼她背上的画板。

“没带。一会儿我回宿舍取,你在楼下等我一下。”她抬头看他,正好走到一棵大树下,一片黄透的叶子适时地轻轻落在她秀发上。

他心念一动,心口有些发热,抑制住想抱她的冲动,伸手轻轻拿掉她发上的叶子,轻柔似耳语道,“可以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石青听着总感觉他的话里带着某种情意,可看他的样子又没有,不禁自嘲自己,想多了吧。

他的年纪相差应该挺大,最少也么也有七、八岁吧,都可以叫他大叔了。

“以后我就叫你白老师吧,嗯,感觉听起来不错儿。”她歪了歪脑袋,表情好玩不己。

白老师?他可不想跟她来段师生恋。白牧存在心里郁闷地说。

“还是做朋友比较好吧,而且,我们第一次见面又不是在学校,是在婚礼上……说到这个,我还要说一下,你唱歌很好听呢。”他由心赞美。

“那是,我可是获得过很多奖杯的呢!”她一下子神气不己,得意洋洋的表情令白牧存好想狠狠亲一口。

“有时间真想再听听。”他实话实说。

“绝对有机会。因为要是同学们开生日Party,又或者是什么聚会,同班同学一起出去玩,我们就会在大路上唱歌,但是都没有我唱的好听!”石青很不懂谦虚,脸也不红地说着自己绝对是唱得最好的一个。

“你的谦虚哪去了?”他笑着轻敲了下她额头,语气宠溺不己。听着她说,他想了他大学时代的学校生涯,极少有像她这样的日子。

大学时代的白牧存,在学习上总是遥遥领先别人,基本上他拿到文凭了,别人还在学校苦苦煎熬,而且,他的文凭都是轻而易举就拿下了,哪里费什么力气,所以他的时间很多,全都用来打工创业。

被他一敲,她吐了吐粉舌。

这一回,白牧存实在忍不住了,倾身便吻住了她的唇,连她的舌一起含在嘴里。

石青瞬间怔住,身体僵硬得不行。

白牧存可是享受不己,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甜,还要惹人品尝。

久久才放开她,发现她早己满脸通红,脸蛋像煮熟的鸭子,惹得他大笑起来。

石青觉得丢脸,但她觉得更生气,莫名其妙就被他吻了,还是个老男人!

“白牧存,你就是借着指点画来有意接近我的吧!”她怒问他,而且很想赏他耳光,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,对着他这张迷死人的俊脸,她竟然下不了手!

白牧存看着她,“如果我说是呢?”

只是一个吻,便捅破了这层令白牧存讨厌的窗户纸,虽然破了,她生气了,但他却心情异常的好,表示他不用再忍下去。

“你……可恶!”石青气死了,竟然不能打他,那总可以踩他吧!

于是,石青在他没有防备的情况下,一脚用力的踩到了白牧存的皮鞋头上,而且还狠狠地转转转,满意了才松开,转身走人,走前还冷冷地自鼻子里哼了声。

白牧存怎么也没想到,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小女生,凶起来真是要人命!

见她被气得要跑了,他连忙追上去,可不能让好不容易到手的鸭子飞了。

“青青,不要生气,不要生气,我道歉好吗?我道歉。”他拉住她手臂,低头看着她真诚地说,“我承认,我对你有异于朋友的心思,但那都是因为我对你有好感,想跟你发展进一步的关系,但是又不知你心里对我有什么想法,所以我只能以这个不入眼的办法,接近你,了解你的内心,我才有机会向你表白。”

石青听他的语气,确实挺真诚,气顿时也消了大半,她一般都不打心诚的人的脸。

“白先生,你肯定没听过我在学校里的传闻。”她突而不怀好意的说。

“什么传闻?”有什么是他漏掉的么?

“我只喜欢女生喔!”看他表情她就知道,他不知道这个传闻,脸上表情开心不己。

白牧存暗拧眉,他喜欢的女生怎么可以喜欢女生不喜欢男生,他一定要把她的性取向拧回来,然后爱上他!

“没关系,我们多的是时间,以我的个人魅力,绝对可以打动你。”他自信满满地说。

“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,总之,我不喜欢男生,更不喜欢男人,更何况你还是老男人。”她眼神不屑地上下扫了眼他。

他的自尊心顿时被她打击到了,一脸受伤地说,“青青宝贝,你看我老吗?你二十吧?我才二十八……”

“三年一小沟,五年一大沟,我们之间……”

“也就两个半小沟,一个半大沟而己,正好,般配,俊男美女!”他接下她的话,力棒他跟她之间的般配指数。

“……”石青一时间无语极了。

“要不,我们试试?”他厚着脸皮问她。

“试什么试,我对你一点感觉也没有。”她瞪了眼他,转身走人。

他跟在她后面,“不可能,明明刚才我吻你的时候,你没有拒绝……”

“你还说刚才,还说!”石青一个转身打了他,却没想到他走上来,两人一下子又撞一块,而她直接撞入他怀里,被他紧紧抱着,“放开我!”

“你都投怀送抱了,我干嘛要放开你。”他有那么傻么,美女投怀送抱哪有不抱的道理。

“白牧存!”她怒叫他名字。

“在。”抱着她,他可是开心不己,说他厚脸皮也好,无赖也罢,反正他就是要定她了。

她脸被迫式地埋在他怀里,最后妥协地说。“也不是不可以试试,只要你能把我的性取向掰正,我就给你机会。”

“真的?”这个太意外了。

“当然。”事实上,她性取向一直很正,用不着掰,嘿嘿!

-本章完结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