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魅,人如其名,脸上戴着张白色面具,只有眼睛嘴巴露出来,冰冷的眸子狭长深隧,透着渗人的阴寒之气,嘴唇血红,银白色头发及肩,身材颀长,穿的却是黑色长袍。

鬼魅见她脸上全是害怕的神色,冰眸一沉间,似乎有层明显的光亮闪着,石青看了更觉害怕。

“你怕我。”

石青哆嗦着嘴唇,她很想打开门拔腿就跑,可她双脚像生了根似的,死死钉着。

鬼魅冰眸中闪过丝异样,一步跨近她,微弯下身体平视她的身体,冰冷的语气里带着霸道,“我给你时间适应我的存在。”见她居然瞳孔居然还放大了点,冷冷下令,“说话!”

石青着实被他这两个字吓得不轻,心脏都要狂跳出来!

“要…要我说什么?”

他眼一眯,“我将是你最亲密的人,你不应该害怕我,今天过后,希望你不要让我再看到像现在这样的你,否则……”说到这他又是一眯眸子,大手直接穿透她的衣服,摸上她的屁屁,然后轻柔一捏。

“你流氓!”

石青被他的鬼手一摸,气得大叫,脸上哪里还有害怕,都羞红了脸。

鬼魅突而魅笑,“我不流氓,孩子哪来,嗯?”

一道惊雷划过石青全身,将她劈成两半。

他……他说什么?孩子?

意思是说,她怀的阴胎,是他的?他是宝宝的粑粑?

“你……”石青觉得自己头晕目眩,“你什么时候干的?”

“你不听话的时候。”他老实回答她,“所以,你最好别让我知道,你心里有别的男人,不然……你就准备一直给我生孩子。”

“你以为我是母猪啊!”石青摒弃害怕努力瞪他。

她可以是通灵师嘛,完全不必不怕他,想收了他还不容易?

“不怕我,最好不过。”他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,“想收我,等你有本事了,咱俩再来较量较量,看看是你这个通灵师厉害,还是我……厉害。”

石青心头一咚。

他知道她将会是通灵师?

想到这,她后退几步,紧紧瞪着他,冷道,“我要想成为通灵师,随时都可以。”

鬼魅突而望向她的小腹,低道,“孩子需要你的保护,你不想成为通灵师,我必尽全力护你母子,你想成为通灵师,我亦会护你母子不被伤分毫。所以,不要害怕我。”

石青被他的话搞糊涂了,难道他让她怀孕不是恶意的?那是出于什么目的?

鬼魅与她四目相对,高大的身形渐渐透明,最后消失在她面前,仿佛他没来过。

他一消失,石青全身繃紧的神经瞬间松懈,就像全身力气都被抽光,身体无力地靠着墙壁下滑,跌坐在地板上。

视线扫到一边昏迷的方美怜,心里居然升起一丝同情来。

其实,方美怜的遭遇挺让人同情的。

石青突然就在想,方美怜与景暮崇,是怎么认识呢?

石青爬到方美怜身边,用力扶她坐起来,一掌轻轻拍她的脸,“方美怜?方美怜?”

“别叫了,她被鬼上身己经削弱了身上的精气神,不休养个把两个月都没法恢复,更别说能顺利生下孩子。”女鬼突然出现说。

“你知道她被鬼上身?”石青问女鬼。

女鬼冷睨她,“难道我还要告诉你。”

“你不觉得你太无情了吗?她可是怀着孩子哎,你也曾经是人……”

“难道我曾经是人就必须救她?她是我什么人?我知道就该告诉你?你又是我什么人?”女鬼冷冷道。

“那你躲我房子里干嘛?”石青生气地说。

女鬼突地阴阴鬼笑,“当然是受命。”

石青心头一抖,第七感告诉她,女鬼所说的受命,肯定不是什么好事!

“受谁的命?”

女鬼看着她,本来打算走的,不知怎的就告诉她,“你要是爱上了鬼魅,你就会知道我受谁的命,不爱就没必要知道。记住我们最初的约定,不准爱上鬼魅!”

“鬼魅?”石青心一凝。

难道就是刚才那只慑人心魄的男鬼?

“没错,就是他。”女鬼冷道。

“你知道他来?”石青眯眼,心里开始重新估量女鬼的本事。

“不止知道,我还可以告诉你,刚刚你看到的,并不是他的真身,那只是化身。”女鬼说。

但是石青注意到,女鬼说这话的时候,声音表情里都透着满满的骄傲,与崇拜。

鬼魅的身份在鬼界很崇高?

能化身的鬼,并不多。

“我说,你实在没必要救这个女人,她一直看你不顺眼,何必那么好心。”女鬼以坐姿浮到半空。

“那又怎么样?她还怀着孩子,孩子是无辜的!”石青狠狠瞪她一眼,使劲全力将方美怜拖到沙发边,再弄她到沙发上面躺着,然后打120叫救护车。

打完电话后,她转身进了房间。

女鬼看看这只剩下个昏迷的大肚婆的客厅,顿感无趣,走了。

客厅里,石青的手机响了。

石青很快自房间出来,拿起来手机看来电显示,微拧眉,本想拒接,最后还是接了。

“族长。”

“青青啊,你总算接我电话了,我很欣慰。”

“本来不想接。”石青直言。

“你这孩子,这脾性怎么就一点都没改呢?”族长在电话里轻责,“你现在回一趟族里,这是属于你的命令。”

“不回。”石青直接拒绝。

“难道你要看着那些鬼祸害人类吗?你总是这么任性,这次能不能不要再任性了?这个使命非你不可!马上给我回来!”族长生气地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石青听着嘟嘟声,心烦气燥。

想了想,石青又打了个电话。

“孙二小姐?您有什么事吗?”

“爷爷呢?”石青问。

“老族长出远门了,说是短时间内回不来。”

“什么时候的事。”

“有些时日了。老族长还吩咐我们要多打电话劝劝孙二小姐,老族长还说了,孙二小姐该背负的责任还是要背。”

石青低下眼敛,只说了声知道了,便挂了电话。

+

青城

石青站在青城的土地上,感觉有点陌生感,虽然离开这里不久。

“青丫头,你回来了?”

石青就站在石族的入口处,听到有人叫她的小名,回头,看到是族里的长辈,笑着回了句,“嗯,想你们了。”

“你男人呢?怎么没看到啊?”

石青一听,顿觉尴尬,旁边有些相熟的族人也跟着过来问侯她,个个都想知道她嫁的男人长啥模样。

“有没有那个白牧存好看啊?”

“对啊,回来怎么不带上男人呢?你看你带着这么多行李,没个男人帮忙搭手怎么行呢?”

“我看,有钱是有钱,不懂疼女人,还没白牧存好!”

石青听着这些族里的女人你一言我一语,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“青青。”

石青看向转住她的人群外边,忍不住挥手,“族长!”

族长是个五十开外的男人,高高瘦瘦,眼神却很锐利,他走近人群,人群立刻散开。

“看看族里的人多想你这丫头,真不知好歹,我都打多少次电话给你了。”族长边说边没好气看她。

石青只是笑。

族长知道她心里明白他指的是什么,索性不绕弯,“你所在的C城,接二连三有鬼活动,而且都不是什么善鬼,前些日子我去了趟C市,捉到了只,盘问了才知道,原来鬼王来到阳间了,只是不是知道躲在哪个角落,又或者是附在哪个人身上藏着,你在那里,很方便。”

石青听了有些感到不可思议。

鬼王不是不轻易离开鬼界的么?这次怎么带头到阳间来了。

“可是族长,以我的能力,好像……”

“这个不用担心,你有天生的灵力,是我们石氏唯一的传人,只要受了礼成为通灵师,你可以运用自知。”族长轻拍了拍她的肩宽慰。

他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石青就是再想拒绝都没理由,这是族中大任,她再拒绝下去,恐怕全族的人都要骂她了。

“那尽快吧,我还得赶回去,早日捉到早日放心。”石青道。

“你能这么想就好了。”族长笑笑。

“我姐呢?”

“石玲前两天己经离开青城,说是看看别的城市有没有鬼出没,恐怕还没那么快回来。”族长道。

“族长,我想问,为什么不同意我姐接任呢?”石青一直都不明白!

族长叹口气,“你还是去问老族长吧,你们是他的孙女,他心里肯定清楚。”

石青撇嘴,忍不住嘀咕,“分明就是不想告诉我,还推托,没劲。”

族长听到了,故意瞪大眼瞪她,“你这丫头,心眼还是这么多,我要是知道会不跟你说?再说了,你姐比你用功多了,要是可以,我倒是宁愿石玲接任,起码责任心比你强!”

石青又撇嘴,这回没敢嘀咕出声儿。

+

景暮崇出差的地方,就在青城,但他却在离开的前一天,不小心在工地受了伤,住进了医院。

“总裁,要不要告诉总载夫人知道?”小苏跟着景暮崇一起出差,现在正陪在医院。

景暮崇想了下,摇摇头。

“可是总裁,你进医院都两天了,除了青城这边的人知道,C市的还没人知道,就连董事长也不通知吗?”小苏问。

她才说完,手机就响了,她没看来电显示。

“苏姑娘,我现在在青城喔,想不想吃我家特制的好东西呀,我给你带喔!”石青在电话里说,其实嘴巴里还吃着东西。

“青青?你在青城?”

小苏听到她说在青城,很是惊讶,忍不住说得大声,完了才意识到总裁也在,转头看景暮崇,景暮崇也在看她,于是一手捂住手机。

“总裁,我…我出去接一下电话。”

景暮崇点头,待她出去后,目光望向窗外,心却飘到了某个地方。

“青青,总裁在工地受伤,住院两天了。”小苏一离开病房,就告诉了石青。

“景暮崇受伤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严重么?”

“看他的反应,应该还好吧。”小苏想了想。

“什么叫做应该还好吧,重就是重,不重就是不重。”石青有些生气地说。

石青不知道为什么,在听到景暮崇受伤住院时,心一下子就紧了,很想亲自看看他到底伤怎么了。

“照我看,应该是不轻不重。”小苏皱着眉说。

“伤哪了?”

“后脑……”

“都伤后脑了,还说不轻不重?要是傻了怎么办?”石青大呼。

小苏听着她那语气里透着的紧张劲,睨着眼说,“我说青青,你又不爱他,你紧张干嘛?”

“我……”石青一下子语窒,好半天才道,“那他要是傻了,方美怜母子怎么办?我得想着退路不是,他要是傻了,方美怜不爱他了怎么办?那我岂不是要跟个傻子过一辈子?那我一辈子不是完了?”

小苏听了想想觉得也对。

“你们在哪里出差?”石青问。

小苏这才想起来,“我们就在青城!而且,刚刚我接你电话时,没注意,然后……总裁知道是你打来的了……”

石青傻眼。

那她不是想不去看他都不行了?

+

石青磨叽了两天,终于决定,还是去医院看看景暮崇。

来到医院,看到小苏就坐在病房外面,手里拿着手机玩。

“苏姑娘。”石青轻拍了下小苏的肩。

可能小苏玩手机入神,被她吓了一跳,瞪着她说,“石姑娘,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喔?”

“我只知道鬼才会吓死人,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机率不高啦!”石青摆摆手说,然后将一袋东西给她,“哪,这是给你的,好好吃的。”

“哇,吃的哎!”小苏两眼立刻闪闪发光,将她一推,“快点进去吧,别让总裁久等了!”

石青真想把那袋吃的抢回来!

走进病房,立刻感受到一道冰冷的目光扫射过来!

石青反射性地抬眼,被他的眼神吓了下,因为她怎么看,就怎么觉得,他这冰眸里写着满满的对她的不满!

不满?她哪里惹到他了么?

“那个……景暮崇,我来看你了。”

景暮崇收回目光,冷冷应了声。

他的反应令她感到有些尴尬,自动自发地走到病床前的椅子坐下,舔了舔嘴唇。

“你的伤……”

“傻不了。”

啥?

石青一愣。

“傻了就成负担,一辈子你都别想摆脱我。”他冷冷地说。

石青又是一愣。

她怎么觉得,他话里尽是闹脾气的味道?

“景暮崇,你在生气?”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问。

景暮崇冷冷地瞟眼她。

石青真的觉得景暮崇很不对劲!

“景暮崇,你不说话我可要走了。”她还要回去受接位礼,然后回C城。

“嗯。”他冷应一声。

石青却拧眉。

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她反倒没走,还坐到了病床边沿。

景暮崇冷挑眉,“你很希望我有事,然后跟你离婚?”

她心头莫名一弹,唯一一次没跟他扛离婚这码事。

“好吧,既然你不想跟我说话,我先走了。”她头一扭果然要走。

景暮崇却长臂一伸,一把将她扯回去,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,冷眸睇着她。

“石青女士,我想问你,你怕过我吗?”

石青听了觉得好笑,但对于他们现在这个姿势,她还是很抗拒,想推开他,却推不开,微恼道,“放开我。”

“回答我。”他态度强硬。

“是不是我回答了,你就放开我?”她问。

他就看着她,不说话,完全是王者姿态。

石青有自知之明,就眼前这情况,她肯定是弱势。

“景暮崇,你知道的,我是通灵师传人,连鬼都不怕,我会怕你么?你脑袋真是锈逗了!”

“真不怕?”他冷眸微眯。

“你说呢。”她反问,脑子里想起上次在家碰到鬼魅的情景,心底多少还是有些余悸。

虽然她是通灵师传人,但她毕竟还不是,在还不是通灵师的情况下见到那么强大的鬼,多少都会心生害怕。

景暮崇突然放开她坐好,眼睛一闭就睡死了,而他的身体……

石青的心在看到他身体里飘出只鬼时,震惊得停止跳动,而这只鬼,竟是救了她两次的鬼魅!

“不是说不怕我么。”鬼魅站在病床前睇她,面具后面的双眼很光亮。

“你……”石青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景象。

景暮崇他……居然是鬼附身!

而这只鬼,竟是鬼魅!

石青想起了举行完婚礼那天,他出了车祸,难道那天景暮崇就死了,然后被鬼魅附了身,而她怀的阴胎,就是鬼魅悄悄下的种……

鬼魅倏地欺近还半躺于病床上的石青,两臂撑于她身体两侧,冰眸定定锁着她双眼,一字一字道,“石青,我就是冲你来的。”

石青一听,瞳孔瞠大!

他是冲她来的?!为了什么?

她只能看到他的双眼,看不到他的脸,这双眼冰冷至极,却在说是冲她来的时候,眼神居然变得暖暖的,那股温暖传至她的四肢八骸,竟然是如此的熟悉!

“你……是谁?”她颤着声音问。

睇着她的冷眸微烁了下,缓缓道,“我是……不管是生是死,都不会任你一个人。”

不管是生是死,都不会任你一个人。

石青想起了这句话,此刻近在耳边,心底,却早己刻着这句话。

看着他,她突然有些自嘲地笑了,她笑的是自己。

前两天,听到小苏说景暮崇住院,她紧张了,担心了,原来是因为她对他产生了感情,可现在……她却发现,产生感情的对象,居然是只鬼。

她喜欢上的只鬼。

这只鬼还是她不能喜欢的。

鬼魅不喜欢她嘴角上自嘲的笑,附头吻了下去……

石青愣住。

一直以为,跟鬼接触不会有任何感觉,却没想到,居然会有灵魂的触动。

“在想什么?”鬼魅突而问。

如果是在想雷介子,他可就不客气就地正法!

石青回神,眼睛上下打量着他们的姿势,其实是为了解好奇,鬼都是怎么压身的,原来是这样。

叩叩叩。

然后门开了。

“总裁,现在中午了,需要我出去买午餐吗?”小苏低着头说完才抬头,然后一脸错愣。

石青瞪大眼瞅着小苏。

“放心,她看不到我。”鬼魅安抚她,“你跟她说不用了。”

石青转头看他,很想问他,不吃午餐不会饿么?

“青青,总裁居然还能坐着睡着,好新奇。”小苏一脸崇拜地望着景暮崇说。

石青的脸抽了抽,“苏姑娘,还给他买饭干嘛,你自己吃就好了,等一下我也要走了……”

“不然我们一起出去吃吧?”小苏问她。

“恐怕不行,我等一下还要回族里……”

“原来你是担心总裁才来的啊,明白明白,我绝对不会透露给总裁知道,他老婆对他动心了!”小苏说完碰的一声关了门。

“苏子茗,给我回来!”石青大吼,恨不得撕了她那张嘴!

“你喜欢我?”鬼魅暧昧凑近她唇边低问。

“谁喜欢你了?我喜欢的是……”石青想反驳,嘴唇被封了。

好半晌,鬼魅搂着她腰哑声说,“我带你来一场灵魂的‘交流’,很刺激的,包你喜欢。”

石青还没来得及说不要,人就没了意识。

鬼魅所说的灵魂交流,便是,他与石青的魂魄做夫妻间,最亲密的那点事儿……

+

石青差点就醒不过来了!

因为,鬼魅霸着她的魂不放,一压再压,然后再压压压,完全压不够,吃不饱!

难道他是饿死鬼?

鬼魅最后终于良心发现,放了她,但是,石青欲哭无泪。

因为,石青的身体毫发无损,没有一丝激情过后留下的痕迹,但她的精神上,己经被折腾得连狗都不如。

但是,她居然真如他所说,包她喜欢,还觉得舒服,所以,她还觉得她骨子里贱贱的。

“景暮崇,你有多久没女人了!”她怒问。

谁知,鬼魅认真想了下,“除了让你不光明地怀上咱儿子那两次,有一年多了。”

靠,一年多!

“你死多久了?”她又问。

“一年多。”

“死都死了,居然还守身如玉?至于么!”

“就我这样,没女鬼喜欢。”

“拿掉面具我看看,你长啥样,居然女鬼不喜欢。”

“你会被吓到。”他放开她,钻回了景暮崇的身体里。

石青看着景暮崇本来是尸体的身体动了,现在看着还是觉得有点毛辜悚然。

景暮崇见她望着自己,眼睛一眨不眨的,“看什么。”

“你给我的感觉很熟悉。”她说。

他暧昧一笑,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石青拖着疲惫的身体起身,想着还要回族里,道,“我回去了,就不来看你了。”

他眯眼,不悦表现在脸上。

她觉得他转变倒快,冰块脸不见了,表情变多了,可千万别变成表情包啊。

“族里有事,我得回去。”她淡道。

而她,不会告诉他,她接下来要背起通灵师的使命,为人类除害。

景暮崇望着她,不语。

+

回到族里,石青去见了族长。

“青青,等一下我就给你做石氏通灵师承位大礼,大礼过后你就是新一任通灵师,肩上负重任,希望你不要负我们全族人对你的期望。”族长道。

“什么重任?”不就是捉些小鬼么。

族长沉声叹了口气,神色凝重道,“青青,我们石氏与雷氏一向对立,但此次为了成功捉拿群鬼,我们达成了一致的意见。”

“雷氏?”石青凝眉。

“嗯,石氏与雷氏除了是道友,还关系匪浅,这个不重要,重要的是,雷氏负责捉小鬼,就是不重要的鬼,而我们石氏,则负责鬼的首领。”

“鬼首领?”不知道为什么,石青心底有股不好的预感。

“就是鬼王,他的能力很强,你刚刚上任,所以我会派石玲辅助你,务必捉到鬼王!”族长加重语气。

-本章完结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