景暮崇突然走进来。

李若莲的心被吓了一跳,假装不急不徐地收好照片还有那团纸,其实心里就怕被他看到。

因为她现在还没想到,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。

“最近怎么了,不去公司。”他一屁股坐到了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内,淡问。

“身体有些不适,再说你在公司表现得非常好,我哪里还用得着操心,退休都可以了。”她脸上满是对他的自豪。

“既然如此,公司我就暂且替您管理着,身体好了再回公司。”他说完起身。

李若莲目送他走出去,他到门口时,她问,“七个月后,你是不是真和青青离婚?”

他回首,望着她的目光,有些深沉,语气冷冷,“您觉得有可能么。”

她一时语塞,眼睁睁看着他走,他走了好半晌,她才无力地靠回皮椅内。

儿子不愿意离婚,那她肯定不愿意逼他离婚,她本人也是非常喜欢青青,但她……

李若莲觉得很头痛这件事。

因为青青是她喜欢的女孩儿,所以她做出点伤及她心,令她失望着的事,她没法抉择,心里难过。

望着放那些照片的抽屉,想了许久,最后深呼吸一一

“好吧,既然暮崇不想离婚,那我就当做不知道这件事,给她一个机会。”

拿起手机,打了个电话给石青。

“青青啊,是妈,”她听着石青的声音,有些不对劲的感觉,不禁皱眉,“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

“没,我只是觉得胃不舒服,酸酸的……”

“是胃酸了吧?吃点胃药应该没事了,等一下我让暮崇买回去给你。明天晚上跟暮崇回家吃饭,妈有事跟你们说,记得一定要一起回来,听到没?不然妈可要生气了啊。”

李若莲挂了石青电话后,又打了一个出去一一

“方小姐,不知道我上次你说的,你考虑得怎么样了。”

“伯母,我……我还没有考虑好,能不能再给点时间我?我……”

“不行,做事不要拖泥带水,我都给了差不多十天的时间你了,你还没想好?不如我替你决定了,孩子生下来后,交给青青带,你带着钱离开,十年内不准回C城,被我发现你回来,我会让你一辈子都不能回来,放心,钱我会给够,让你一辈子不愁。”

“伯母,这是我的孩子,我生的,我不想给……”

“你觉得你能给他很好的生活与教育吗?你有那个能力吗?这么久你口口声声说是我景家的骨血,既然如此,我当然不会让景家的骨血流落在外,他必须在景家长大!”

“不,伯母,既然您可以把暮崇一个人拉扯大,我也可以,求求您不要抢我的孩子,可不可以?”

“方美怜,我现在不是跟你商量,而是帮你做决定,明天晚上你来景家,暮崇跟青青也会回来。”

“伯母,伯母!”

李若莲己经将电话给挂了,随手将电话放到一边,然后再将那些照片还有那张纸,扔到一个角落里锁起来。

这个恶人她来当了,希望青青以后不要再让她失望!

“夫人,不好了!”管家匆匆跑进来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刚刚有个报社打来电话,说少爷逼所有报社都倒闭了,想让夫人您出面帮忙!”

-本章完结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