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青瞪大眼看这些汤圆。

站了三分钟还是没有动作。

景暮崇也不理她,目不斜视地做着自己的事情。

第四分钟,石青动了。

她走到景暮崇办公桌前,冷道,“景大总裁,你让我吃掉这些汤圆,凭什么我就得吃。”

“然后。”他头也不抬。

“七夕是两个人的事……”

“行,我吃一碗你吃一碗。”

石青瞠大眼,她还没说完好吗?

但景暮崇己经走到茶几,三两下吃完一碗,然后看着她,等着她过去吃。

石青冷扯了下嘴角,拿出手机慢悠悠地打电话一一

“方小姐么,我是石特助,今天七夕,总裁请你吃汤圆,但是要到公司来喔,请你尽快过来。”

挂了电话后,似乎想到了什么,为了确保方美怜能畅通无阻上到办公室,她又打了前台电话一一

“等一下有方小姐来找总裁,放她上来。”

景暮崇却不动声色,换了个姿势坐在沙发那里,霸气显露。

石青挂了电话走到沙发边,“总裁,今天七夕,应该与您吃汤圆的人,是方小姐。”

“是么。”他冷勾唇,“石特助,我如果非要你吃,你能拒绝?”

“不能拒绝,也不会妥协。”她冷道。

“那就试试。”他话才落下,人不知怎的就到了石青面前,一把搂过她纤腰,她就掉入他怀里了。

“你想干什么?”她的心有些慌了。

“刚刚我己经吃了一碗,你应该吃一碗,既然你不肯合作吃,那么,我帮你,我吃一个,喂一个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你敢!”她冷怒。

“不是敢不敢,而是做不做在我。”他冷淡地纠正她。

“你要是敢那样做,我咬断你舌头。”她恶狠狠地说。

“期待。”

他强制她在沙发坐下,一手勺起一个汤圆,放进嘴里……

办公室外,方美怜脸上挂着微笑走进总裁办,经过小苏办公桌时,特意看了眼石青的位置,发现没人。

小苏抬头,发现是她,没多说什么。

“苏秘书,石特助呢?”方美怜问。

“总裁叫她进去了。”小苏一本正经地说。

方美怜点了点头,以为是刚刚才进去的,于是打开办公室的门一一

景暮崇刚好吻了石青。

方美怜呆在了门口,心脏有一角应吻而裂。

石青的后脑对着门口,所以没发现,就算发现,她也动不了,而她此刻,只觉得难受至极!

“你们……”方美怜久久才说出两个字,声音微颤。

她最害怕发生的事情,终于还是发生了。

石青听到她的声音,用力挣开景暮崇,生气地起身站到一边,指着他鼻子冷怒道,“景暮崇,我要告你侵犯罪!”

“妈有朋友在法院,请他们帮你。”他眼神虽冷,却透着丝异于平常的神彩。

“为什么?暮崇,你为什么要吻她?”方美怜冲进去,一把抱住景暮崇。

石青趁机跑出办公室。

景暮崇推开方美怜,要她坐好。

“夫妻间接吻,很正常。”他冷道。

“可是,你不是不爱她吗?还是说,你……”

“美怜,不要想那么多,男人逢场做戏很正常。”他突然看着她说。

-本章完结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