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美怜蹲在地上,吐得不能自己,脸色发白。

在听到李若莲的声音后,被泪水模糊的双眼眼底掠过害怕。

她恨李若莲,因为她总是为了石青无视她;她怕李若莲,因为她担心没有李若莲的同意,她永远进不了景家的大门,无法跟暮崇在一起。

石青根本没想到方美怜说吐就吐,被她呕吐的样子吓得有点傻了,但她还是没忘记应盖过去扶她起来。

她忍着脚痛走到方美怜身边,弯下身扶她。

“方小姐,我扶你到洗手间吧?”

方美怜最不想听到的,就是她示好的声音,还有样子。

“谢谢。”

她伸出手给石青,在起来的瞬间用力跌下去,顺带地将石青也压倒地上。

石青因为想稳住自己再双手扶住她,受伤的脚用尽力气去支撑,但最后还是因为痛点太痛,所以双双跌倒。

而她的脚伤,又严重了。

“少夫人!您没事吧?”

端着汤碗的佣人见状连忙将汤放餐桌上,再跑过去将石青扶起来。

石青己经痛得冷汗直冒!受伤的左手根本动都不敢动一下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李若莲进来就见到这副情景,下意识地走向石青,小心的与佣人将石青抬到客厅的沙发上躺着。

“快去叫少爷!”她吩咐佣人。

没多久,景暮崇进来了。

“怎么回事。”他睇了眼石青又肿了起来,而且肿得比上次受伤时还大的脚裸,拧眉。

“少夫人跟方小姐双双跌倒。”佣人道。

景暮崇听了,转身进了餐厅。

方美怜整个人跌倒在她吐的污秽物上,很难闻。

“暮崇,痛……”

她惨白着脸,额头冒着汗,朝景暮崇伸出只手。

景暮崇一看她这副模样,将她抱起来直接出门了。

“暮崇!暮崇!给我回来!”李若莲追出去,却还是追不回景暮崇。

她气呼呼地回到客厅,大发雷霆!

“景暮崇,明天看我怎么收拾你!老婆不管,去管个小三儿,活该被人骂贱男人!”

躺沙发上的石青,方才一度以为他会送她去医院,可他没有,她居然有点小失望。

“妈,我只是脚伤,方小姐怀着孕,要是出了什么差错麻烦可大了。”

“大就大,管我什么事?孩子没了那都是天意要她没的!”李若莲气匆匆道。

“……”石青白着脸看她眨了眨眼。

李若莲像是想到了什么,盯着石青双眼问,“是你们自己跌倒的,还是方美怜压向你的?”

石青又眨了眨眼,脑子里回放着跌倒的那一幕,还有方美怜压向她的沉重感。

“我没扶稳她。”

原来是方美怜故意的。

博取同情?还是怎么的?

李若莲没从石青脸上看出什么异样,松口气道,“最好她不是故意的,否则要她好看。”

敢在她景家耍心眼,别想在C待下去。

“……”石青还是眨眨眼。

其实石青己经看清李若莲的为人了,对她,李若莲是一定护到底的,不管她是长是短,就是护了!

有这么一个宠媳妇的婆婆,石青是不是应该感到幸运?

“汤呢?喝了没?”李若莲问佣人。

-本章完结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