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喂?喂!”李若莲连叫两声,最后生气地将电话扔到一边。“浑小子,敢不回来,有你好瞧。”

结果,她话音才落下,景暮崇人就出现在客厅了。

李若莲与石青同时眨了眨眼。

石青心想,尼玛,要不要这么速度,她还怎么跟他妈说要宋叔送就好了?

李若莲却是想,乖乖,这速度,没得比!要是生娃也这种速度,她还是很满意的!

景暮崇迳自走到石青跟前,冷眸睇着她的脚裸。

“脚受伤还学什么雷锋。”

石青瞪大眼,不悦道,“景暮崇,有没有点良心,我扶的是你最在乎的女人,她可是怀着你儿子!”

“我让你扶了么?”他冷冷反问。

“我……”她找不到话来反驳。

他确实没让,但这是人的最基本反应好吗?那是他最爱的女人,居然说得这么无情。

“不管是谁,没有下次。”他说完弯身抱她起来,对李若莲说,“孩子不能出事,是为了景家,为您好。”

李若莲一听又是为方美怜跟她的孩子说话,她当下就气不打一处,张嘴要说他。

结果,景暮崇抱着石青三两步走出客厅了。

“难道没有她肚子里的孩子景家就断子绝孙了吗!死小子!”李若莲骂完就上了楼,走到楼中间对管家道,“把方美怜吐的那块地毯,拿去扔掉!”

“是,夫人。”

+

景暮崇并没有送石青去医院,而是直接回了她的窝。

“喂,景暮崇,我脚痛,要去医院。”她看着他说。

“然后又可以见到雷介子。”他道。

-本章完结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