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青看着景暮崇不停地往她碗里夹,碗里的饭还没菜多,都堆成座小山了。

“景暮崇,你装什么装,我还没跟妈说,今天中午你做了饭都不给我吃,自己一个人吃光了。”

景暮崇的眸子瞬间飘到她闪着狡黠的俏脸上,嚼了嚼嘴中的饭,吞下去后,冷道,“不要忘了,一个月的面条。”

石青角抽了抽,随即看向李若莲。

“妈,我不想跟景暮崇住一块!”

李若莲对他们刚才的对话挺感兴越,非常想一探究竟,这会儿青青却说不想跟他一块住了,那她除了工作外的这点小兴趣不是被扼杀在摇篮里了?

哼哼,她怎么会让这种事情发生!

“青青啊,你的脚还没好,而且在C市你又不认识什么朋友,除了暮崇,还有谁……”

“雷介子。”石青说了个名字。

啥?

李若莲一时语窒,她没想到青青这么快就认识到朋友了。

景暮崇冷眸中精光一闪,冷眸表面覆了层冰,语气命令道,“不准再跟他有来往!”

“跟你没半毛钱关系!”石青冷道。

“跟你家有关系都没关系吗。”他冷睇她侧面。

石青顿住了夹菜的动作,侧头看他,不小心看见了他眼中的防备。

防备?

对她,还是雷介子?

一直安静地吃饭,默不吭声的方美怜看着他们气氛如此容洽,酸味泛滥,对石青的妒忌又加深一层。

转眼看着李若莲,见她看石青的眼神,那么和亲。

为什么就不能对她也这样呢?她在景家,连个客人都不是。

再看景暮崇,发现他冰冷的眼中,只有石青的模样,哪里还有她呢?

“想什么?快吃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