景暮崇冷眼睇她,转身走到沙发坐下。

“鬼片看多了吧。”

“不然你怎么进来的?”她追问。

“石青女士,侦探可不是像你这么当的。”他扫眼她,自动自发地倒了杯开水喝。

“你才当侦探!”她冷瞪眼他,想走到沙发坐下,可发现好吃力,于是抬头看沙发上喝水的景暮崇。

但是人家景暮崇却拿了本商业杂志看了起来,压根没打算理她。

石青暗咬牙,自己一步一步挪到沙发!

景暮崇,这个死人,她才不会求他!

好不容易,石青挪到了沙发上坐下,额头己经冒汗。

景暮崇终于抬头看她,“妈要抱孙子……”

她冷冷打断他,“这种事别找我,我没义务为你们景家生孩子!”

“你就是想生也不可能。”

“谁想生谁是王八!”

“……”

一时间客厅安静得连心跳都能听到。

石青抬头看了眼时钟,十点整。

她该睡觉了。

“你睡客厅,否则滚蛋。”她说完起身,一点点挪进房间。

“还真是毒妇。”他冷冷说了句。

“放心,总有一天我会弄死你。”她回头瞪着他后脑说。

在她以为他不会回头时,他居然回头了,而且还很认真的说了句令她错愣的话。

“欢迎你弄死我。”

她眨眨眼,嘴角抽了抽,觉得他脑子肯定又抽了。

她怎么觉得他越来越古怪了……

+

一早,石青还在睡懒觉。

景暮崇去了公司。

车上,方美怜的电话打了进来。

“暮崇,晚上我要穿什么样的衣服才算合宜呢?你给我出出足意嘛,上次才惹了伯母不高兴,我怕这次去了伯母会又不高兴……”

“平常心。”他简洁道。

方美怜有些闷闷道,“暮崇,我知道你夹在中间很难,但我真的不想放弃。”

景暮崇眨了眼眸光,专心开着车,一个转弯进了公司,驶入车库。

“我到公司了,晚上说。”说罢就挂了电话。

那边的方美怜咬咬下唇,眸光有些冷。

“石青,是你不识趣,就不要怪我了。”

一个电话拨出去……

茶几上的座机响了起来。

“您好,请问是方美怜女士吗?我是中心医院的前台,景先生向我们预约了你孕期的产检,请问您现在有时间过来检查吗?”

方美怜听到这话一时间愣了。

暮崇替她预约了孕检?

“是,我是方美怜,我晚点跟我先生一同过去吧,谢谢。”

“好的,祝您生活愉快,再见。”

挂了电话,她笑了起来,随手就拨了景暮崇的电话。

“说。”冷硬的声音飘出来。

“暮崇,你什么时候帮我预约了孕检啊?刚刚接到中心医院的电话好意外,害我差点就不知道怎么反应了,谢谢你暮崇,我跟宝宝一定都会好好的!”

“嗯。”他淡应。

“那你什么时候有空,我们一起去,孩子的成长要爸爸妈妈一起见证才完美,我不希望着留下遗憾,好不好?”她撒娇嘟着嘴说。

“下午吧。”

“真的?那我等你喔!”她听了开心不己,忍不住在电话里用力亲了下他,“那你上班吧,我不吵你啦!拜拜!”

挂了电话,景暮崇盯着手机看了会儿,眸光移向办公桌的相框里的相片。

-本章完结-